这种交易制度,可以被证明是一个“说实话的制度”

简介: 这种交易制度,可以被证明是一个“说实话的制度”,即每个理性的人都会把自己心里所认为的这块车牌的价值诚实地报出,而不会故意多报价或者少报价,因为这样并不会得到更多

前不久复旦大学杰出校友宋铮教授受邀参加经院的毕业典礼,作了“经济学的价值”的演讲(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可见),引发了不少点赞,也让我回顾审视攻读经济学博士的历程,回味那些曾经震撼心灵的收获瞬间。

1经济学的最终目标是提升人的福利对于每个经济学人,“经济学是干什么的”这个问题,或许是最先要了解的内容——可的是,经济学的价值,往往需要经过较长时间的经济学训练才能逐步体会到。

在学习经济学之前,人们往往会认为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是GDP,是经济增长,是通货膨胀;又或者是企业盈利,商业投资,财政金融…

这些理解,虽然确实是经济学可以覆盖到的领域,或者可以说是经济学衍生出来的各种应用场景,但却并没有触及经济学最核心与本质的内容。

随着对经济学了解的不断深入,才能慢慢体会到经济学的最终目标——是提升人的福利。

经济学的学习,始于微观经济学,而微观经济学的第一堂课,便是“偏好理论”。

如果给这种顺序赋上具体的数值,就产生了“效用”的概念,即做更偏好的事,附于的“效用”就高,反之“效用”就低。

这样,经济学假定每个人都在追求个人效用的增加,或者说,做更偏好的事。

当一个人的效用上升,或者说更多地做出更加偏好的选择,那么就可以说他的福利提升了。

所以说,这第一堂关于“偏好”的课,实际上“悄悄地”告诉了我们经济学的根本,是研究如何提升人的效用,或者说“福利”。

如今的经济学研究,几乎随处可见模型中的“效用函数”,效用函数已经成了许多经济学模型的核心问题,尽管对于效用函数的形式(或者基础假定,比方人是否有性利己性等)各种探讨仍层出不穷,但作为人,总是“趋利避害”的,这成了经济学最基本的假设之一。

从这个最基本得假设出发,经济学就像一棵大树一样不断枝繁叶茂,但当我们追根溯源,不能忘记,经济学存在的意义,是提升人的福利。

既然每个人都是“趋利避害”的,或者说都在努力提升自己的效用,那经济学如何发挥作用呢?

假设5个人竞争2块车牌,由于车牌数量比人少(资源是稀缺的),那么就必须设计一个制度,把车牌分配出去。

就是每个人出一个自己认为合理的车牌报价,且相互之间不知道其他人的出价。

随后5个人的价格同时公布,出价最高的2个人,可以获得车牌,而他俩支付的价格,是拍卖中第三高的人的出价。

比如5个人分别出了500、400、300、200和100元,那么出价500和400元的人,都支付300元并最终获得车牌。

这种交易制度,可以被证明是一个“说实话的制度”,即每个理性的人都会把自己心里所认为的这块车牌的价值诚实地报出,而不会故意多报价或者少报价,因为这样并不会得到更多好处。

比如对出500的人来说,如果故意多报价,那么不影响他拍得车牌,也不影响最后支付的价格300元,所以多报价没什么好处。

而如果少报价,当高于300时,和诚实报价没区别,但低于300元时,会有拍不中的风险。

以上分析,对于出400元的人来说也是如此。

对于出300元的人来说,如果多报价高于400,那么他最终会以400元价格拍中车牌,但车牌在他心目中只值300元,所以就亏了,对于200和100也是如此,因此综上所述,是没有人有动力说假话的。

如果最低成交报价比b高或等于b时(显然也大于a),那么他不论出a或b,都拍不中车牌,也即是报高价并不比诚实报价好;当最低成交价低于或等于a时,他不论出a或b,都能获得车牌,且出价是最低成交价的下一位报价,同样可得,报高价并不比诚实报价好。

当最低成交报价在a和b之间时,报低价b会导致自己拍不中,而报a价能使自己以低于b的价格成交,显然说实话更划算。

随后,考虑收到的拍卖款600元,全部用在平均地提升5人的福利上(比如通过修建公共交通等方式返还,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则5人同时获得600的福利,那么社会总福利就是200+100+600=900。

但如果偏偏摇中了愿意出价100和200的人,那么总福利就只有300,要低于二价拍卖制度。

因此对比来说,“二价拍卖”制度是一种能够达到更高社会福利的制度(当然这里不考虑公平性问题)为什么二价拍卖会比摇号达到更大的福利呢,从以上证明可以看出,二价拍卖是一个“说真话”的制度,每个人向系统贡献了额外的真实信息,正是这些真实信息起到了合理分配资源的作用;相反,“摇号”看似是一个一视同仁的公平制度,但却是一个不让人“说话”(即贡献信息)的制度,没有更多的信息,福利也难以更多地提升。

在现实生活中,正是由于“摇号”几乎没有成本,那些本来不需要车的人也会广泛参与(相当于在拍卖中只想报出极低价格的人)。

这个例子很好地表明了,不同的制度会带来不同的福利,而经济学,恰恰就是以研究制度设计为核心,以提升人的福利为目标的一门学科。

这个道理告诉我们,我们在生活中,去尝试一些“反人性”的制度,或者仅仅依靠“高尚道德”去约束别人,是多么的不可靠。

比方不吃饭来减肥,往往坚持不下去,因为这是“反人性”的,再比如要求大家无私奉献,一次两次或许还行,长期下去就没人理你了。

而经济学假设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只有合理的制度,让人甘心情愿地去执行,才会有生命力。

不要去指责人“高不高尚”,更不要去“考验人性”,而要去合理的设计制度,让人能心甘情愿地“说真话”,从而自然而然地达到福利的提升。

3边际的力量告诉你:It's never too late“边际”是一个经济学中常见的词,常常混迹于各种“一阶条件”里,比较著名的包括“边际成本等于边际收入时(边际利润为零)决定了产量”,再比如“边际效用决定了价格”等等。

但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往往会忽视边际的力量。

比如一个上市公司,过往的业绩决定了当前的估值,但未来股价的上涨与下跌,却取决于在此时此刻公司价值的边际变化,业绩好转,股价上涨,业绩变差,股价下跌,因此是边际决定了未来的走向,即所谓“存量决定位置,导数决定方向”。

4正确看待数学模型在经济学中的作用许多人学习经济学,最不喜欢的就是数学模型,原因是觉得深奥,看不懂。

举一个有趣的例子,叫作“二手车市场问题”,该问题的核心是:“信息不对称会使得交易产生困难”。

如果用文字去解释这句话,恐怕要长篇大论了,但如果用一个简单的模型来解释,则会一目了然。

假设二手车买家和卖家均了解车辆的价值(没有信息不对称),比方说车辆对卖家来说价值10万元,且买家也知道这一信息。

假设买家报价12万元,如果卖家一口答应下来,那么买家会合理的猜测,这辆车对卖家的价值肯定在0-12万元之间(否则卖家不会接受报价),不妨设0-12万元是均匀分布的(概率密度相同),则数学期望(平均值)为6万元,那么这辆车对买家的价值就是6万再加50%,为9万元,这要小于买家的报价12万元,这样买家就觉得自己买亏了。

所以当卖家接受价格,反而意味着买家又不愿买了,这就是“信息不对称导致难以成交”的例子。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在与小商小贩杀价时,经常会报一个起初让自己满意的报价,如果小贩一口答应,我们往往又会后悔,说的也是这个道理。

简单的模型好处不仅于此,其往往只需揭示一个朴素的道理、或是一个简单的逻辑,而正是由于逻辑链条短,其适用性会更强,更不容易被。

正确认识数学模型的作用,告诉我们,抽象能力才是理解经济学的关键,而非看似纷繁复杂的数学解题技术。

这告诉我们,生活的复杂性,往往体现在“影响结果的因素众多”之上,但如果细看每个因素,其对结果的影响逻辑往往是简单的、朴素的。

比方说,股价的上升,其影响因素就非常复杂,但每个影响因素对股价影响的单一逻辑,又是简单朴素的。

比如公布好的业绩、政策利好、超预期分红、有利的并购、宏观面的改善、流动性的充沛,都会是股价上升的因素。

但这些单一因素本身,对于股价的支撑,其逻辑是简单的、朴素的。

有时候,一个利好因素的推出,股价却没有上升,其原因并不是本身简单的逻辑受到了挑战,或者说背后存在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而仅仅是其他因素的利空覆盖了其利好的影响而已。

这就告诉我们,当我们在生活中看待事物时,既要尊重我们已经认识到的因素,但也必须承认同时存在许许多多其他因素会影响着结果。

此外,还有一些尚不为人知的“随机扰动项”,或者是“偶然性”也在影响着的走向。

许多散户投资者,喜欢相信一些“阴谋论”的小道八卦消息,并拒绝考虑其他因素对股票价格的影响。

同时,在忽视“其他未知因素”的情况下,喜欢对某只股票下重注,其最终结果,往往是遭遇踩雷,而导致亏损巨大。

而为了规避其他未知因素的风险(在现实A股市场上,由于一些信息披露制度的缺失,即使较为全面地分析了一家公司的情况,仍然会有一定概率踩雷),又往往构建少则几十只,多则上百只的股票投资组合。

6无处不在的囚徒困境囚徒困境是博弈论中的一个非常著名的例子,大意是两个嫌疑犯(A和B)后进行隔离审问。

可以显然看出,当A和B都不揭发时,对于两人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然而都不揭发恰恰不是一个纳什均衡,因为在两人都不揭发的基础上,A和B都有由“不揭发”改为“揭发”的冲动,这样可使自己由“被羁押”变为“立刻释放”。

而由于A与B之间缺乏协调,且都知道对方也有揭发的冲动,因此选择揭发是不得已而为之自保的策略(避免被重判),最后的结果必然是A和B都被轻判。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鸡娃”(给娃打鸡血,意指为了“赢在起跑线上”而给孩子提前教育)。

如果两家都鸡娃(且程度相当),那么到幼升小时,仍然是公平竞争,但对应的成本则是费钱费力和娃的悲惨童年。

显而易见,最优的方法,是大家都不鸡娃。

但这个均衡恰恰是不稳定的,因为在对方不鸡娃的前提下,将自己的策略由“不鸡娃”改为“鸡娃”,可以增加上重点的可能性,同时你也知道对方也知道这一点,因此最后的均衡一定是大家都鸡娃。

认识到这一点后,就能明白,为什么教育局三令五申禁止,或者各类专家不断出来呼吁不鸡娃的好处,但大家还是一如既往的鸡娃,就是因为“囚徒困境”。

“囚徒困境”表明,脆弱的价格联盟也是不可靠的,比如OPEC成员国总是偷偷产油,又比如沪牌拍卖,总有人呼吁让大家联合只出100元,再比如A股打新中签者呼吁所有人都别卖出筹码等…

在“囚徒困境”的魔咒下,这些看似有道理的协同或者联盟都是脆弱不堪的。

7一般均衡与价格的重要性一般均衡是一个在经济学中广泛使用的概念,但要向非经济学人解释又十分困难(涉及到大量数学形式的定义)。

通俗一些来讲,是指经济体中的每个消费者都在寻求自己的效用最大化(即努力做到“趋利避害”),而商品市场、劳动力市场、资金市场等各个子市场又是出清的(即供需平衡的)。

市场要达到一般均衡,必须通过一组价格(这里是广义的价格,包括物价、工资、利率、汇率、税率等)的自发变化来实现,即价格是一般均衡实现的核心要素。

理解了一般均衡的思想,就能明白经济体中的各个市场是联通的,各种价格也都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如果试图改变其中一个价格,那么其冲击一定会被其他要素价格所吸收,最后形成“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

比如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如果仅用关税来算一笔简单的账(孤立的商人思维),似乎是说得通的。

此外,利率、物价、工资都会相应做出变化,一个新的一般均衡并不一定会是初期政策想要的结果。

一般均衡的思想体现了万物普遍联系,普遍内生的观点,是经济学思维的重要组成部分。

而价格向量是一般均衡的核心,这也是为什么价格改革在我国经济改革中处在核心地位。

8让生活多一点经济学思维(一个不全面的总结)经济学思维,是老师们经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能力,但究竟什么是经济学思维,往往只能意会难以言传。

(当然经济学思维的范围之广定是远超本人的以下总结内容)经济学思维首先是以人为本,因为经济学的最终目的是提升人的福利。

也就是说,我们在制定任何政策时,必须要以最大化人的福利(效用)作为目标。

二是要承认人是“趋利避害”的,经济学并不建议去反人性,而是在每个人趋利避害的主观行为下,达到一种帕累托的有效均衡。

但不拒绝承认事物的复杂性,即结果可以是大量不同的因素来决定的,要敬畏偶然性。

再比如垃圾分类涉及到的每个人,在“趋利避害”的前提下,面临的激励和约束是怎样的,有没有可行性?

当然,这里并不想讨论垃圾分类政策好坏,而是给出了一个在生活中如何运用经济学思维去处理问题的例子。


以上是文章"

这种交易制度,可以被证明是一个“说实话的制度”

"的内容,欢迎阅读天天向上教育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