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文后的选择题中选出正确,是评判阅读能力的标准。

简介: " 在文后的选择题中选出正确,是评判阅读能力的标准。

从最开始的发音、书写、单词,到后来的听力、阅读,每一个环节似乎都和我们汉语母语者过不去。

于是,调侃英语母语者也成了网络上常见的 " 快乐源泉 " —— " 这孩子年纪不大,英语说得比我还好。

美国学生的阅读能力多年来止步不前要想了解美国学生的学习情况,国家教育进步评价(National Assessment of Educational Progress, NAEP)的报告是较为权威的来源。

国家教育进步评价又叫做 " 国家成绩报告单 "(Nation ’ s Report Card),是美国国内唯一长期的且具有全国代表性的教育评价,每两年公布一次全美抽查的教学调研情况。

从多年的调研结果来看,全美学生(4 年级、8 年级、12 年级)在英语阅读这一项上,成绩并无什么亮点,1992-2019 年的成绩都没有什么变化。

换言之,这 27 年来全美在英语阅读的教育上并无太多进步的成果。

这不禁让人困惑,美国不仅官方语言是英语,而且大部分孩子的母语也是英语,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什么对孩子们来说,英语阅读仍然很难?

阅读能力是如何形成的要理解文段的意思,就关系到人是如何理解文字的。

早期语言发展和后期识字能力研究领域的佼佼者 Hollis Scarborough 博士提出了 " 阅读绳理论 "(Reading Rope),详细描述了人的阅读能力是怎样组成的。

在这个理论中,阅读能力表现为流利、协调地识别单词和理解文本的能力。

所以,阅读能力整体又可以看作是由单词识别和语言理解两股细绳拧成的。

将阅读能力分成两个部分还不够,Hollis Scarborough 还进一步将单词识别和语言理解两股绳解剖成更细的线。

单词识别还可以再细化成多种能力:语音意识,能够识别音节、音位等解码能力,能够掌握字母发音规律、拼写与发音的对应关系辨字能力,也就是能够识别出自己熟悉的单词同样,语言理解也要求学习者有多个更细化的知识和能力:背景知识,譬如了解一些事实,对事物有一定的概念词汇,具有一定的词汇量,有一定的深入理解,也知道单词之间的联系等语言结构,懂语法,知道一些单词、短语的意义等文字推理,能够基于文字做出推理,看得懂修辞等语言规律文体常识,知晓文体的分类,了解各类文体的区别等随着学习者能力的增长,单词识别会变得越来越 " 自动化 "。

" 阅读能力 " 等同于 " 理解能力 " 吗这样看来,阅读能力不佳,那就是单词识别或语言理解这两方面出了问题。

确实,如果连识别单词都有困难,字形、字音之间无法建立关系,必然会倒在阅读的第一步。

根据美国著名教育记者 Natalie Wexler 的观察,解码能力不过关也是许多非裔和西班牙裔孩子英语阅读能力不佳的原因之一。

但看罢单词识别,我们再来看看语言理解,就会发现这其中的问题比前者更大。

还记得曾经的英语课上,老师让我们用这样的办法解决阅读中遇到的新单词:根据上下文推测。

甚至连习题中也会有类似的问题:" 根据上下文,xx 的意思最接近下列哪一项?

" 在文后的选择题中选出正确,是评判阅读能力的标准。

这在美国也是一样," 找出中心思想 "、" 得出结论 " 等也是测试中的常见要求。

但是,这种所谓的 " 阅读能力 " 真的等同于 " 理解能力 " 吗?

20 世纪 80 年代末,Donna Recht 和 Lauren Leslie 两位研究者进行了一次关于阅读的实验,他们准备了一个微型棒球场模型,运动员则由木制小人来替代。

学生们先进行了阅读能力和棒球知识的测验,以方便研究者了解他们对阅读的胜任程度,以及对棒球的了解程度。

然后,所有学生又阅读了一段文字,那描绘了一场并未发生过的棒球比赛的过程。

最终,实验的结果如下:对棒球了解不多的学生,在场景再现中都表现不佳;而很了解棒球的学生,在场景再现中都表现得很好。

换言之,理解这段文字靠的不是学生在测验中的阅读能力,而是他们对文字相关主题的了解程度,也就是背景知识的储备。

这也是为什么会出现 " 每个字我都认识,但连在一起就不懂 " 的情况,对美国学生而言,就是文章里反复出现着不认识的词汇。

因此,背景知识的差距也是美国学生阅读测验中表现不佳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对于英语非母语的学习者来说,要想提高英语阅读理解的能力,也可以从这两方考虑对策:一是与语音学相关的单词识别,而是背景知识。


以上是文章"

" 在文后的选择题中选出正确,是评判阅读能力的标准。

"的内容,欢迎阅读天天向上教育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