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现实生活实践的检验中,这种理论框架被证明是错误的

简介: 如果在现实生活实践的检验中,这种理论框架被证明是错误的,那它不可能对历史事实做出正确的历史解释。

经过对历史认识论问题较深入的探讨,历史认识主体必然会受到诸多主体性因素的影响成为常识。

后现代史学不仅强调主体性因素对历史认识的影响,而且强调历史学家所使用语言的建构性质,因此历史认识只能是历史认识主体建构的话语,无客观性可言。

如果说历史认识的客观性是指历史认识主体对客观历史过程的正确认识也是历史学存在的合法性依据的话,那么,经过历史认识论研究和后现代史学研究的两轮冲击之后,史学界已经没有多少人再相信历史认识能够做到客观、科学。

无怪乎有学者戏言:“历史认识论研究砸了历史学者的碗,后现代史学研究砸了历史学者的锅。

”对历史认识能够做到客观这一观点的解构不仅使历史学存在的合法性受到质疑,而且使史学理论工作者与实证历史研究者之间产生了。

前者放弃了对历史过程重大理论问题的思考,在唱衰历史学合法性的道路上愈走愈远;后者则坚持自己的实证研究,不再关注理论工作者的“聒噪”。

唯物史观新思路有些历史学者将唯物史观视为一种历史本体论,即有关历史发展过程本身的理论,似乎认为它在历史认识论的研究方面没有什么见识。

甚至有学者认为,历史认识论研究填补了唯物史观在史学理论研究方面的空白,是史学理论的重大发展。

但事实并非如此,唯物史观在历史认识论方面的真知灼见,为我们突破在历史认识客观性问题研究上的停滞了新的思路。

首先,唯物史观的创建在历史认识问题上克服了唯心史观和机械唯物论的缺陷,由此避免了主客观两分的认识论。

唯心史观主张主观决定客观,认为历史认识的来源和决定因素都是主观因素,它不承认客观对象对认识发挥的制约作用。

机械唯物论则主张客观决定主观,认为历史认识的来源和决定因素都是客观因素,历史认识只是对客观历史过程的机械反映,它不承认主体性因素对历史认识发挥的能动作用。

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明确指出:“不是意识决定生活,而是生活决定意识”“意识在任何时候都只能是被意识到了的存在,而人们的存在就是他们的现实生活过程。

”既然唯物史观主张“生活决定意识”,那决定历史认识是否客观的就不是主体性因素是否发挥作用以及发挥多大作用,而是取决于从现实生活体验中得出的认识是否深刻与全面,以及由此形成的历史观是否科学。

其次,从生活决定意识来看,历史认识的形成是同历史认识主体的现实生活密不可分的。

马克思从事历史研究的目的是改造现实世界,解决现实生活向他提出的问题,“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

至于马克思从事历史研究所运用的理论——唯物史观,则是他在现实生活中通过全面而深刻的生活体验形成的,其中不仅包括精深而广博的学术研究,更包括他投身无产阶级争取解放运动的实际斗争。

应该说,历史认识论研究在这方面有许多可贵的认知。

英国历史学家卡尔指出,历史学家研究历史所持的立场是在他的现实生活中形成的,“立场本身是扎根在一个社会和历史背景之中的”。

但是,他们却由此走向极端,认为一切历史认识都只不过是历史研究者按照自己的理解和想象建构起来的,谁也无权宣称自己的认识就是客观的。

克罗齐就否认有不依赖于认识主体而独立存在的客观历史,认为那是一种“永恒的幻想”;卡尔同样认为,“构建这些基本事实不是依据这些事实本身的任何特性,而是依据历史学家‘先验的’决定”。

真理多走一步就是谬误,上述历史认识论研究者从主体性因素会影响历史认识这一真理多走了一步,否定客观历史过程的存在和正确认识客观历史过程的可能性,从而陷入唯心主义的泥淖。

正确认识客观历史过程历史认识论认为,正是主体作用的发挥导致历史认识不可能客观地揭示历史,而在唯物史观看来,在认识过程中发挥主体作用是不可避免的。

历史认识是历史认识主体的认识,而历史认识主体不可能不受自身在现实生活中形成的主体性因素的影响。

尽管有不同的划分,但将历史认识划分为历史事实和历史解释应该是能够为更多人接受的划分。

通过对史料和考古实物二重证据的考察,客观地厘定历史事实,是历史研究首先要做的基础性工作,也是多数历史研究者认为能够客观予以揭示的对象,就连后现代主义史学的代表人物海登·怀特也不否认在确定历史事实方面能够做到客观。

但就历史解释亦即对历史事实做出因果解释而言,则是目前史学界多数人认为不可能予以客观揭示的,所以也就不去对诸种解释给出高下的评判,而是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实用态度坦然予以接受。

唯物史观早就解决了检验和评判历史认识的标准问题,那就是实践标准。

”当然,确实如历史认识论研究所指出的,历史是一次性的,无法用过去的实践来检验和评判历史认识。

但正如我们前面所论证的,历史认识主体运用于解释历史事实的理论框架是在认识主体的现实生活中形成和演化的,对历史事实的解释只是运用这种理论框架在历史事实之间确立因果关系。

如果在现实生活实践的检验中,这种理论框架被证明是错误的,那它不可能对历史事实做出正确的历史解释。

反之,如果它能够经受现实生活实践的检验,那在它的指导下就有可能给出正确的历史解释。

理论框架之所以能够给出历史解释,是因为它会在各种历史原因之间进行重要性程度的排序,并指明它认为的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

这样,完全可以用历史研究者认定的客观历史事实来对这种原因排序进行检验,尤其是可以对它认定的最重要的原因是否正确进行检验。

 关键在于理论框架由此可见,虽然历史认识主体受到诸多主体性因素的影响,但这并不等于我们无法获得对客观历史过程的正确认识。

因为,决定历史认识是否正确的关键在于解释历史的理论框架是否正确,是否能够经受历史和现实生活实践的检验。

回归现实生活,在全面而深刻的现实生活体验中形成、检验和发展的理论认识,是推动历史学走出理论贫困的正途。


以上是文章"

如果在现实生活实践的检验中,这种理论框架被证明是错误的

"的内容,欢迎阅读天天向上教育网的其它文章